营业时间:7:00~22:00
热线招商电话:18521708771

Barij口服精油漫谈(原创文章)

分享到:
点击次数:177 更新时间:2017年01月10日22:32:10 打印此页 关闭

提示:本文适合对芳疗有所认识的朋友阅读,通读全文需要20分钟左右。

“掌柜的,精油不是美容的吗?还可以喝呢?”

最近老是有精油爱好者以及身边的朋友问我,答案是“可以的!”

对于不太了解芳疗或者刚刚接触芳疗的人来说,有这样的问题很正常。这个问题也非常类似于老外看国人喝中药“吃草或者熬树根水喝,能治病?”

          中药太苦了!

这两个问题不单单是类似,而且存在深深的联系。在波斯,也就是现在的伊朗,芳香疗法已经成为现代医学的一个领域,你在伊朗的很多药店里面可以发现很多的精油辅助药品。

伊朗药店一瞥

这个伊朗帅小伙子手里面拿着的就是可以口服的barij大马士革玫瑰精油。在当地非常具有有名,在当地一般都是中上层土豪专享的。

伊朗的历史非常悠久,伊朗文明可以说是古巴比伦文明的一部分,具有好几千年的历史了。特别是在丝绸之路上面最为著名的两个国家,

一个是中国“丝绸之都”;

另外一个就是波斯,也就是现在的伊朗“香料之都”。


而且波斯算是丝绸之路链接亚洲文明和欧洲文明的枢纽国家,这样的地理优势,也是当年波斯繁荣的一大原因之一。(下图中的德黑兰就是现今伊朗的首都)

跨越亚欧大陆的丝绸之路,一直控制在波斯人的手中。第二波斯帝国(萨珊王朝)扼守着波斯湾、红海通往印度和中国的水道,使得第二波斯帝国同帕提亚帝国一样,在贯穿其境的丝绸之路上对丝绸以及香料贸易享有绝对的垄断地位。丝绸之路从木鹿进入波斯帝国之后,可以直达“新罗马”首都君士坦丁堡,如此优越的地位,为波斯帝国带来了无尽的财富与繁荣。

在科斯洛埃斯二世时期扩张到极致的萨珊王朝

或许下面这张更能显示庞大的第二波斯帝国。

OK,扯远了。掌柜说这些主要是想说明伊朗的历史悠久以及香料在原材料上的优势。跟中国一样,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伊朗也凝聚总结出自己传统医学方式,而这个医学方式很大一部分类似于现代的芳疗医学。

去伊朗旅游,在伊朗当地的大bazar里面,你仍然感受到香料之都的魅力。

在伊朗人眼中看中国人喝中药,就非常类似于中国人看伊朗人喝精油。所以,在你说出“精油怎么能喝的时候或者精油只能用来护肤的时候”,你也大概能想到伊朗人会评价中药“树叶草根人怎么能吃呢?”所以,可以说“中药”就是中国古典医学传承的一种外在体现,“精油”就是伊朗古典医学的外在体现。

喝中药,蓝瘦,香菇

喝精油,美美哒

不过可惜的是,说到精油,更多的芳疗爱好者都知道“法系”、“德系”、“英系”、“澳系”,但是却没人去提到“伊系”,这个就是伊朗比较可悲的地方了,作为曾今的老大,却最终被小弟们超了风头。

VS

伊朗国旗,我不标注担心很多人不认识

诸如现在被称作“精油皇后”的大马士革玫瑰精油,很少有人知道,第一个蒸馏出玫瑰精油的人就是波斯人安第斯达,而且世界上第一个规模化提取大马士革玫瑰精油的作坊,也是于1612年诞生在波斯(今伊朗)的设拉子。

安达迪斯——第一个蒸馏出玫瑰精油的人

伊朗设拉子的粉红清真寺

没错,图中45°仰望天空,一脸童真无邪、人畜无害、紫气环绕的真是掌柜本人,话说粉红清真寺那叫一个美啊……


而且说到大马士革玫瑰,本来就是发源于伊朗的伊斯法罕,一直为波斯贵族所喜爱的,后来流传到波斯的附属国叙利亚。在十字军东征期间,十字军把这朵玫瑰带入了欧洲,慢慢在保加利亚以及法国等地开始了广泛栽培(另外,波斯的医典以及蒸馏技术,也是随着十字军东征传入欧洲的,所以嘛,虽然八次十字军东征都没有取得胜利,但是确实抢回去不少技术)。

历史上十字军东征前后延续200多年,一共有8次东征。所到之处,横尸遍野,不过200年的战争,8次出征,没有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战争总是给战争双方的人民带来痛苦。十字军所到之处,四处劫掠财富,连带着波斯的大马士革玫瑰以及蒸馏技术一并带走咯。

而今天,大家更多的把大马士革玫瑰跟保加利亚、法国甚至叙利亚联系起来,但是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她跟伊朗的渊源了,掌柜的有时候也为伊朗感到惋惜。

谁还记得我

曾经的名字叫“Esfahan”     (伊斯法罕)

——大马士革玫瑰内心的呼喊

谁还曾记得

我的故乡在伊朗

十字军把我绑架到外乡

在那片陌生的土壤

采摘玫瑰的都是姑娘

而在最开始孕育我的地方

除了美丽的波斯姑娘

还有汉子和老年郎

——大马士革玫瑰的哭泣

Anyway,忽略掌柜的打油诗,掌柜从小语文都不好。也不指望变成说唱诗人来描述大马士革玫瑰的故事。写的如此现代的打油诗已经很不错啦。

其实现在说到伊朗,大家还是会感觉很神秘甚至很危险的一个国度。这个完全是因为当今的世界局势造成的,自从1979年伊朗进行伊斯兰革命以来,被美国以及西方国家封锁了快40年了……美国以及跟随美国的国家,已经成功的把“恐怖主义”、“支持藏匿恐怖分子”的标签贴到了伊朗的身上。

掌柜的去过伊朗很多次,也去过很多别的国家,在掌柜的看来,这个国家平静、祥和、文明,而且对中国人格外的好……每次过去都是体验当明星的感觉,走在大马路上一堆人要合影,拉你去家里做客,请你吃饭、吃水果、甚至过夜(请不要多想)……

这些都时掌柜在公园,在餐厅,甚至在路边上,伊朗人民主动找我拍的。有波斯美女、帅哥、小萝莉、正太……

反正只要去过伊朗的朋友们,应该都能深切的体会到。好吧,掌柜的又扯远,因为每次谈到这个问题,我总是感觉对伊朗这么善良的人民不公平,就是因为没有讨好美国,所以一个曾经那么富饶的国家被硬生生的变成了“恐怖主义”国家……

美国人眼中的自由女神像

伊朗人民眼中的自由女神像,没办法啊,人家本来伊朗可以像迪拜一样。愣是被美国搞成了朝鲜。

PS:伊朗貌似穆斯林里唯一以什叶派为主的国家,收到周边逊尼派国家的排挤和敌对。下面图中深绿色被包围的就是伊朗,其余的都是逊尼派为主的。

这里再附上掌柜怪蜀黍最喜欢的波斯小天使合影。看看这么多的小天使,恐怖分子们在哪里呢?

最喜欢下面这对双胞胎了。

因为是漫谈,所以嘛,有时候扯的有些远。咱们继续说精油的问题,伊朗因为长期被国际封锁,导致他们的很多产品或者国家特色的东西都被封闭在国内,诸如藏红花、绿松石、波斯地毯,甚至波斯美女,因为伊朗的明星敢去好莱坞的话,除非你永远待在美国不会来。否则回来估计就被判刑,竟然敢给美国演电影!

伊朗明星

伊朗普通民众

同样的,“伊系”的精油就更不为世界所知。下面,掌柜给大家介绍下各个芳疗学派的特点:

“德系”的芳疗学派一般从生物科学以及有机化学角度切入人,对精油的化学结构以及气味如何影响身心灵,拥有比较完整的精油成分分析感念,这与我们对德国人严谨科学的态度认识是一样的。

“英系”的芳疗学派偏向美容、健康保养与日程生活运用,之后的“澳系”、“美系”受到“英系”的影响较多,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同时也促使亚洲地区的芳疗知识偏重美容保养的应用

“法系”的芳疗学派对于精油的建议用法比较开放,多偏重专业治疗,临床资料比较丰富,对内服精油的研究十分卓越。在法国、瑞士等地,许多的医师将精油与纯露视为药用选项之一。在这些地方,病人在医师指导下购买精油以及纯露,可以从其社保中进行医疗报销,也就是说连国家都承认芳疗是医疗的一个分支。

“伊系”跟“法系”有很大的相同之处,“伊系”芳疗学派,在总结波斯药典的基础上,结合现代临床研究,在积累大量临床试验的基础上,已经广泛的把芳疗引用国民的医疗体系。这就是为什么在伊朗近7000多家药店中,除了传统的西药,有很多精油药品,有液态精油、精油胶囊以及精油药片。

很多伊朗民众在消化不良的时候可能吃的不是多潘立酮(吗丁啉),而是喝几滴留兰香精油;

咳嗽的时候吃的不是磷酸苯并派林,而是喝几滴百里甜茴香精油;

女性痛经的时候,不是吃芬必得(布洛芬缓释胶囊)或者必理通(对乙酰氨基酚片),而是大马士革玫瑰口服玫瑰精油或者甜茴香精油……

有些人可能会感觉无法理解,估计也会有不少的“砖家”跳出来,指责掌柜伪科学……

这个掌柜的能够理解,但是其实你把他想成中药就可以理解,

消化不良用山楂、茯苓、橙皮;

咳嗽可能用麻黄、甘草或者雪梨;

痛经可能用的姜汤、红枣之类,如此这样或许大家就更好理解。

就像中药一样,这些所谓处方或者精油产品之所以能够部分代替西药或者在医疗界得到发展(体会过中药切实好处的人能够深切体会到中药的神奇,同样的体会过芳疗治愈的人,很容易爱上芳疗这种奇特的治疗方式。毕竟中药很苦,而芳疗在花花草草以及芬芳的享受中完成治疗),他们都是得益于历史以及广大人民的检验。

当然,如果你再跳出来说,中医也是伪科学……我也无言以对。因为对这个的争论已经持续了上百年了吧?这个我们就不在多作讨论了。

中药在中国流传了几千年,芳疗实际在伊朗也流传很久的历史。在这个中东神奇的土地上,孕育了众多的芳香植物,(伊朗是一个很干燥的缺水的国家,传统的植物不容易生长,在我看来,大片的沙漠覆盖了伊朗的中心腹地,但是正是由于高海拔、充足的日照以及独特的沙漠边界气候,造就了伊朗独一无二的气候条件,也是其成为香料之都的地理优势)

诸如前文说讲到的大马士革玫瑰,还有乳香、迷迭香、薄荷、薰衣草、欧芹、香桃木、莱姆、百里香、甜茴香……甚至于一些专属于伊朗的植物,诸如藏红花、波斯百里香、波斯甜茴香、阿魏等等,还有黑种草油、罂粟籽油、月见草油等等。这些植物的芳香药用价值很早就被波斯人们运用在医学以及日常生活中。

所以在伊朗,这个神奇的香料国度,除了用精油进行护肤或者香薰之外,很容易遇到这样的案例,无论在大医院诊所或者社区医院,伊朗的病人会遵照医嘱或者精油产品说明书,无论是吞服精油胶囊还是精油口服滴剂(一般都滴在水中),甚至是塞精油栓与肛门或者涂抹于肛门,大家都是面不改色。


barij的产品中就有类似产品,肛门栓剂以及阴道栓剂。

咳咳。掌柜我写到这里,脸都不禁一红,略显羞涩,嘿嘿。

在卡尚,在barij医药精油厂的总部,卡尚农民在盛夏农忙的时候,直接用纯鼠尾草精油擦头抹面;农妇会在喝水中加入柠檬或者薄荷精油,以缓解一天的疲惫;正在用玫瑰纯露敷脸或者保湿的波斯美女,会情不自禁的喝上几口刚刚抹在脸上的玫瑰纯露,一点也不违和。

在barij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花农,默罕默德.阿里

Barij大马士革玫瑰蒸馏车间的老技术员,侯赛因.扎尔德

但是在国内,精油一般在众多美容院中会被使用,一般都在是在几十毫升的植物油中,美容师小心翼翼的滴入几滴,一边滴,一边可能会说“这个很贵啊”,但是她绝对不敢滴在水里让客户服用。一是因为她确实对这方面知之甚少,另一方面,她完全不确定这么贵的精油到底是不是化工合成的,万一出事了,自己就要吃不了兜着走啦。

另外大家需要特别主要的是:并不是说纯天然或者有机的精油就可以直接服用,另外,绝大部分的口服精油都是要经过医学加工,直接吞服某些纯精油,往往适得其反,有时候甚至有生命危险。


诸如,苦杏仁有毒性,如果不去毒,50~60个苦杏仁可以毒死一个成年人,7~10个苦杏仁就能毒死一个幼儿。估计读了这段的人,以后看到苦杏仁都会避而远之吧?

穿衣服的苦杏仁和甜杏仁

脱衣服的苦杏仁和甜杏仁

而且我相信不少人想请教如何区分苦杏仁和甜杏仁,掌柜是不是一下猜到你的小心思了?不过遗憾的是无论是穿衣服的苦杏仁和甜杏仁,还是脱了衣服的苦杏仁和甜杏仁,它们都长得十分相似,不是专家很难区分。但是掌柜的想说完全不用担心混淆它们,因为……苦杏仁很苦啊……如果你说你没有味觉,老夫也无能为力了!

Barij之所以能够提供医药级别的口服精油,一方面是由于土地以及原材料的优势,能够提供天然优质的精油;另一方面,Barij专注精油几十年,拥有伊朗最大的精油实验室,并且开发的精油及精油药品在伊朗市场上经过了几十年的验证。这个在后面介绍Barij的时候,掌柜会为大家再详细介绍一下。

化学合成香精?还是天然精油?

国内的各类大牌,诸如某芙,某O,某A,某欧之类,无论是专卖店亦或是网店,售卖小姐或者店小二一定会提醒“千万千万不要误食啊”,都是一样的原因,一样的道理……这也是环境、知识背景以及民情不同,造成的巨大差别。

掌柜去过伊朗很多次,北至大不里士,南到阿巴斯港,西抵克尔曼沙,东达马什哈德以及比尔詹德,可以说伊朗的大部分主要城市我都走过了。“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在口服精油上,随着善良的波斯人,除了品尝过“大马士革玫瑰精油”,掌柜还“吃”过很多的精油,降低血脂胆固醇的莳萝精油,缓解腹泻的夏季香薄荷精油,调节肠胃的留兰香精油、缓解急性咳嗽的百里甜茴香精油……效果当然不用多说,有很多非常神奇的经历。特别是掌柜在四川吃了太多辣椒,饱受痔疮折磨(特别是心理的折磨),就是神奇的barij香桃木精油拯救了,改天有空,我一定会把这段经历写下来跟大家分享一下。题目我都想好了“痔疮,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苦”

Anyway,“漫天飞舞”地谈了这么多了,掌柜的稍稍总结下:

  1. 精油确实存在口服的用法,精油的存在类似于中药的存在;

  2. “伊系”以及“法系”芳疗中对口服精油的研究比较多;

  3. 口服精油具有历史,有较长时期的历史检验;

  4. 伊朗在精油的原材料方面具有地域优势,在精油提炼方面有悠久的历史,只不过一直不为外界所知;

  5. 伊朗出产口服级精油,并且在伊朗流行了几十年了,获得了伊朗人民的检验与认可;

  6. 掌柜亲身经历,体验过不少伊朗精油。

题目叫barij口服精油漫谈,写了这么多,这里多提下barij吧。因为大家对于“伊系”精油都不怎么了解,所以对于barij精油了解的人还是不多的,barij是伊朗最大的医药精油企业,他们有伊朗最大的精油实验室,从事精油及衍生产品的研究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

Barij精油精油实验室

他们的精油产品包括普通的精油产品(一般都是棕色瓶内15ml或者30ml的液体精油),在当地也有相应的精油胶囊,一般都是一种基础油或者两种基础油作为载体。目前Barij在中国的主要产品有大马士革玫瑰精油、留兰香、迷迭香、甜茴香、薰衣草、天竺葵、夏香薄荷等等。有兴趣的可以直接去官网 www.barij.cn

目前Barij在中国的产品一览

也可以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或者长按上面的图片,扫面二维码,关注barij精油的微信公众号,不定期有活动,有时候会免费送口服精油哦!

随着美国2016年对伊朗的解禁(其实直到今天,还没有完全解禁,而且随着特普朗的上台,美国和伊朗的关系再次受到严峻的考验),Barij终于开始国际市场的开拓,打造“伊系”的精油品牌,期望能够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地位,重新恢复自己昔日香料之都的身份!

Barij先后在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乌克兰、伊拉克参加展会(没办法,美国的制裁没完全放开,西方国家都要看美帝脸色行事),2016年9月第一次在中国香港参加展会,2016年11月在北京参加展会。相信,凭借着伊朗得天独厚的原材料优势以及Barij在精油领域先进的生产研发技术,Barij一定能造福中国广大的精油爱好者以及芳疗爱好者!

 另外,谈到口服精油,现在国人,特别是一些热爱精油的女性或者芳疗师,大家在补充自身知识的同时,开始慢慢认识到精油并不是美容院专用的产品,也并不是仅仅用于护肤或者熏香的单一产品。这是一个很好地现象,在抗生素滥用(中国早已经是抗身素第一消费大国,中国人均年消费抗生素是美国人的10倍!),大家都担心过度医疗的今天,芳疗或许是人们最好的选择之一。

 以上就是我对口服精油的简单介绍以及对barij企业的一点小广告。如果有芳疗师朋友想探讨口服精油的更多细节,可以加我的微信hubery_zgc,备注“芳疗师”,我会拉合格的芳疗师进入专业讨论群,期待能一起推动芳疗事业的发展。

 对于热爱芳疗或者想了解芳疗相关知识的朋友,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在后台回复“我爱精油”,我们会无偿的分享2.2G的精油电子书籍。

关注Barij,了解更多精油知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上一条:24本中外芳疗精油书籍(2.2G)+29本中外手工皂书籍(1.69G)下载通道 下一条:地中海的克星,海洋之露——迷迭香精油